葫芦侠下载

薛老爷子这一挥手,杨天和薛小惜自然是欣喜万分。

别人说话或许不算,但这薛老爷子一句话,份量是绝对足够的!

这下看来,这身体透支的苦,受得倒也挺直的嘛?

杨天和薛小惜相视一笑,情意绵绵。

可另一边,情况就不一样了。

薛家和李家联姻这件事,薛家庆等人可是筹划了好久,做了许多的工作呢。

其中牵扯的利益,也是大了去了。

这老爷子一句话就要取消,薛家庆等人自然不乐意。

“爸!这可是大事啊,不能这么草率的决定吧?”薛家庆立马道。

“是啊,大哥说的对,这可是大事啊,”薛家明也道,“爸,咱可不能这么轻率地决定啊。”

薛老爷子听到这话,却是淡然笑了笑,道:“这有什么轻率的?你看看你家小惜,和这恩人小兄弟郎情妾意,睡都睡一块儿去了。我要是再不让他俩终成眷属,那我也太残酷无情了吧?”

这话一出,薛小惜顿时小脸更红了,又是羞涩,又是开心得笑,都不知道该怎么好了。

农场姑娘牛羊相伴清纯唯美图片

而薛家明,尴尬了一下,又板起脸道:“小惜这样不矜持,是我管教不当。等之后我好好管教她一下就是了。可这联姻的事情,还是得从长计议的吧?”

“管教?”薛老爷子听到这话,表情忽然微微变化,冷笑一声,转过头来,看了薛家明一眼,道,“我看呐,需要被管教的,不是小惜,是你这个父亲吧!”

薛家明顿时一僵。

“呃……我?”薛家明有些懵逼。

“小惜她妈都跟我说了。我昏迷不醒的这些天,小惜这孩子,被你们逼得可够苦啊,听说天天是以泪洗面啊?”薛老爷子表情微微严肃,有些不高兴地说道。

“呃……这……”薛家明有些尴尬,随后化为几分羞恼,道:“这婆娘真是,多什么嘴啊……连这种事情都和您说。”

“什么?多嘴?”薛老爷子眉头一挑,道,“你这意思是,这事,我还没资格知道咯?”

“不不不不……爸,我不是这个意思啊,只是……这只是些琐碎的事情罢了,”薛家明连忙道。

“琐碎?我宝贝孙女的终生幸福,在你这个当父亲的人眼里,就成了琐碎小事了?”薛老爷子冷着脸,道,“那你这脑袋里,天天想的是什么国家大事啊?说来听听?”薛家明一时哑然,有些接不上话来了。沉默数秒,才道:“我……我们这不也是没办法吗?爸,您当时昏迷了,咱家实力大减,若是不采取措施、位置住家族的状况,到时候家族利益受到损害,您不更得削

我吗?”薛老爷子闻言,冷哼一声,道:“家族利益家族利益。你们这几兄弟,别的还没学到家,官话倒是一套一套的了。家族是什么?家族就是咱们一家子人!为了这些什么利益,连家族里的人都保不了,那算

什么狗屁家族啊!那我薛家还不如倒了呢!”

薛老爷子虽然重病缠身,但这气场尤在。

这话一出,瞬间震慑场。

整个房间里,都一下子鸦雀无声。

薛家众人,无人敢反驳,都只能乖乖接受训斥,低头表示羞愧。

而薛家明,作为被老爷子教训的直接对象,更是深深低下了头,羞愧不已。

“说得好!”一道声音传来。

正是床上的杨天说的。

杨天其实还想拍手鼓掌来着。

但这刚一动,顿时又一阵疼麻,倒吸了一口凉气,只能作罢。

而这一声“说得好”,在薛老爷子之外的众薛家人耳朵里,就显得格外讽刺了,像是一人赏了一巴掌一样,那叫一个打脸啊。

不过,薛老爷子听到这一声,倒是笑了。

他看着杨天,道:“怎么,小兄弟你也觉得我说得有道理?”

杨天点了点头,道:“有道理极了。就凭这一句话,您老就值得我敬重佩服!”

薛老爷子笑了笑,又看着杨天,问道:“你这意思……如果我也同意把小惜许配给李天铭,你是不是就不敬重我了?”

一般人听到这话,肯定会立马摇头说不是。

毕竟,薛老爷子就是薛老爷子,无论他怎么做,谁又敢对他不敬呢?

然而……

杨天偏不。

杨天不卑不亢地和薛老爷子对视着,道:“没错。如果您真得不顾小惜的终生幸福,执意要把她嫁给李天铭,我就绝对不会敬重您。别说是您了,就算换做是我那位亲外公,也是一样!”

这话一出,薛家众人纷纷色变,心想这小子说起话来也真是太放肆、口气太大了吧?这般狂傲,就不怕惹老爷子生气吗?

不过,事情显然出乎他们的意料。薛老爷子大笑了起来,拍了拍手,对这个答案很是满意,道:“好!正所谓为老不尊、为幼不敬。我若是那般迂腐,估计也没那脸让你来敬重我了。而且,你还救了我的命啊。硬要讲道理的话,也是我该敬

重你。”

“老爷子这就言重了,”杨天道,“而且……实话实说。您的病……可能还没完好。”

整个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一瞬。

而后,一阵惊呼。

几乎所有人都震惊了。

自从老爷子醒来,薛家便是一片欢腾。大家都为薛老爷子的康复而庆祝了起来。

可现在,杨天却说老爷子没有完好?

这是什么情况?

“没完好?这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薛老爷子微微皱眉,问道。

“是啊,杨天,这是什么意思啊?爷爷都醒过来了,这些天也没什么症状了呀,看上去完就是好了啊。”薛小惜也疑惑道。

杨天平静地回答道:“病有治标治本。治标,可见效治本,才根除。前一部分,我成功实现了,后一部分,却还没有。而且以我现在的能力,暂时还完成不了。”

“啊?那你的意思是,爷爷之后还会再复发?”薛小惜连忙问道。

“嗯,是的,”杨天道,“近几个月,应该不用担心。但,半年到一年之后,估计就会再次复发。”

薛家众人听到这话,表情都变得有些难看。“怎么会这样?”